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白云山制药总厂

 白云山金戈 金戈挺你 新闻动态 钟南山院士呼吁金戈伟哥入医保!能救1200万人命!

钟南山院士呼吁金戈伟哥入医保!能救1200万人命!

  今年9月,一名8岁女孩小雅到药店买“伟哥”视频在网络流传,很多人疑惑,为什么一个小女孩要买“伟哥”呢?原来是她患了肺动脉高压,伟哥是她的救命药

  “肺动脉高压病人外表可能看似健全,但因长期缺氧导致胸闷、气短、紫绀、浮肿,日常行动却不同程度受限。据估计,肺动脉高压患病率约为全球人口的1%,我国患者有近千万,仅两三万人接受过治疗。”近日,在广州举办的2019年羊城肺动脉高压国际论坛上,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刘春丽教授说。

  肺动脉高压,心血管疾病中的“癌症”!

 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王健教授谈到,肺动脉高压是一种肺血管疾病,随着患者肺部血管阻力的持续性升高,最终可导致心脏和呼吸衰竭。肺动脉高压患者虽然外表健全,实际上却具有严重的行动障碍,即使是一座楼梯,也会变成一座无法攀登的珠穆朗玛峰。

  肺动脉高压被称为“心血管疾病中的癌症”,患病率约为全球人口的1%,中华慈善总会估算我国约有1200万肺动脉高压患者。如得不到有效治疗,患者平均存活年限仅2.8年。因肺部血管阻力升高而缺氧,患者嘴唇常呈蓝紫色

  肺动脉高压分为特发性(原发性)肺动脉高压和继发性肺动脉高压。其中,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无法查清明确的病因,属于罕见病;钟南山在会上介绍,其发病率在百万分十五至五十之间,保守估计,我国有此类患者3-5万人。

  小雅无疑又是“幸运”的,她半年时间确诊,如今,在白云山制药的帮助下,小雅来到了广州进行治疗,还见到了钟南山院士。

  来广州之后,钟南山团队为小雅做了一次全面的会诊。“小雅现在的肺动脉压虽然还是比较高,但有了药物维持,已经稳定了,可以短距离步行、正常上学。现在进行‘伟哥’和安立生坦的联合用药,看起来效果还可以,我们还在密切观察中。若以后病情恶化,再考虑做肺移植。”钟南山院士表示。

  肺动脉高压,有两难!

  肺动脉高压涉及疾病多,发病机制复杂;治疗棘手,药物价格昂贵;缺乏有效的诊疗手段,疾病确诊时间长;疾病危害大,预后差。

  1. 确诊难

  钟南山关注肺动脉高压近十年,早期症状比较轻,一般人难以辨认,普通的基层医生也不太认识。钟南山表示,对于肺动脉高压患者早期只有运动能力变差、气喘,不少患者严重时才去就诊;而且病因过于复杂,涉及到很多专科,医护人员对它的认知度也不够一般的医生确实很难诊断;发病率不高,以前不够重视,医护人员对它的认知度也不够。

  钟南山表示,像慢阻肺,经过30多年的研究,找了新的治疗办法,就是在患者早期没什么症状时就干预治疗,效果非常好。肺动脉高压患者被确诊时多数已是晚期,这时很多症状都已出现,如走起路困难、呼吸困难、咳血等,能否早期时就发现,早点干预治疗,这是今后研究探索的一个重要方向。

  2. 用药难、用药贵

  令人揪心的是,目前肺动脉高压尚无法治愈,患者需终身服用药物治疗,但目前具有适应证的药物基本上来自进口,价格昂贵,且很多地区没有纳入医保,这给患者的用药带来巨大的压力和经济负担。目前临床应用于治疗肺动脉高压的靶向药物有四大类,29种药物。目前上市的所有靶向药物均不能改善肺动脉高压患者的长期生存率,且大部分药物没有在我国上市。临床上常用的药品有波生坦、安立生坦、西地那非(伟哥)等。

  由于价格相对便宜,金戈伟哥成为我国肺动脉高压治疗的重要药物。西地那非最早是用于心衰患者,后来发现有治疗ED(勃起功能障碍)的作用。再后来,又发现它还能扩张肺血管,于是又成为肺动脉高压患者的靶向药物。

  在很多国家,5型磷酸二酯酶抑制剂的适应证包括了ED和肺动脉高压。但在中国,这类药的适应证只注册了ED。